总是这样的骗自己 说是已把你忘记
你的形影如此清晰 要忘记谈何容易
在爱的路上踏满了你我的足迹
那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
怎么能 怎么能 轻易的把它抛弃
留下几声轻轻叹息 再寻觅只有在梦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