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深深停了针绣和小姐闲谈心
听说哥哥病久
我俩背了夫人到了西厢问候
他说夫人恩作仇叫我喜变忧
他把门儿关了我只好走
他们心意两相投夫人你能罢休
便罢休又何必苦追究
一不该言而无信把婚姻赖
再不该女大不嫁把青春埋
三不该呀不曾发落那张秀才
如今已是米已成饭难更改
不如成其好事一切都遮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