崩壞歌姬


由幽暗被封閉的母親所建構出的絕對聖域
是連太陽光芒(溫暖)也無法到達的,哀嘆之河的庭景
這份記憶是被製造出的虛假
由插線所傳送的檔案(世界)


由禁忌之手所造形(生產)而下的
最終兵器(女王陛下)消失到哪裡去了?


流入滲透的精神訊號(感情)將一切都改變
只有破壞從中而生
朝著「最終兵器-貳式-」(公主殿下)再次建構(進化)


就用連妳也無法觸摸的我的力量,
再度將停止的時鐘秒針稍稍移動。


在憎恨時逐漸增強的眼窩中的玫瑰念珠
就連被烙印上的(刻印)的意義也不知曉
在噪音混雜的大腦回路(頭腦)之中
有誰開始細語著


救濟的言語並列著
說著「是沒有救贖的喔」


破壞的行為是存在意義的嗎
就這樣什麼也做不到而逐漸腐朽的地平線
在崩壞的月之海中光彩流瀉
「明明就是如此美麗的世界。」


溢出的眼淚顏色染上漆黑
一切皆改的世界謳歌著朝崩壞前進的序曲
朝著綻放虛無與絕望的世界回歸
即便被煉獄之炎燃燒消失,化為灰燼。